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家庭乱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老公的精彩之 有妻大家尝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26 00:01:16   
      

      闷热的夏天,我刚升上营业主任的位子,几个下属喊着要我搞庆祝,很巧周末有个大型交流展会,身为外事公司公关的老婆又要去安排会场,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。我便约了几个下属周末在我家聚会。 

      胡闹和大吃大喝一直持续到深夜,就剩下我属下的两个营业员张强和许军,这两个人刚来公司不久,但办事机灵,点子多,替我抢到了不少客户,许军喊着还要和我再喝,被张强拉住了,说时间太晚,也打算回去了。 

      我看看表已经深夜,老婆也不在家,索性就让他们暂时睡在客厅明天再走,许军说干脆喝酒聊天到天亮,反正天气闷热,我们三个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酒胡侃。 

      我打开电视,深夜已经没什么可看的节目,张强问我有没有影碟机,我说当然有,他拿出几张光盘,我放到机子里,原来是色情光碟,酒越喝越多而渐渐话题也转移到女人和性上面,光碟没什么具体情节,大概就是一对夫妻参加一个群交聚会。 

      片子里的女人身材不错,随着情节越来越淫乱,我们几个人不再说话都盯着电视,那个女人被六七个男人围在一张圆桌上,几条粗大的鸡巴顶在她脸上,嘴里,淫穴和屁眼里全插进了鸡巴,她的两只手也在不停的撸动身边的鸡巴,还不停的有人射精在她的脸和身体上,白花花的精液流到她的乳房上,屁股上。 

      我看的血脉贲张,酒精全上了头,身下的肉棒早就挺起来了,这时许军睁着醉眼回头问我:“头儿,杨……杨姐的身材……有没有……她好呀?” 

      “当然比……她好,好很多呢。”我的舌头也大了许多。 

      张强也红着脸笑着问我:“杨姐不在家的……时候,你想……干炮……怎么办,是不是也……自己手淫?” 

      “光手淫……有什么意思……,我还……还用……我老婆的丝袜手淫,套在我的鸡巴上……刺激的……多得多,” 

     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,接着他们又喊着要看我老婆身材好的证据,然后我只记得我拿了我老婆的一套黑色的内衣,把乳罩挥在手里,然后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 

      到第二天我睁开眼时已经快中午了,头疼的利害,我爬起来,客厅的桌子上杯盘狼藉,我倒在沙发上,这才发现老婆的黑色乳罩,上面全是黄白色的斑迹,原来张强和许军用我老婆的内衣手淫,精液全留在内衣上面。 

      我捡起旁边老婆的内裤,上面的精液更多,有些似乎粘粘的还没干,一定是用我老婆的内裤套在鸡巴上手淫了好几次,我看着被射满精液的老婆的内裤,没想到自己老婆的乳罩和内裤被别的男人当作手淫的工具,竟然觉得非常的刺激,我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鸡巴。 

      这时手机响了,是张强打来的,说是昨天的光碟忘在我家,想让我给他带过去,然后请我吃饭,我想反正也休息又没约定,就答应了,顺便打开了影碟机,又看了一遍光碟,不禁臆想片中的女人是我老婆,被男人围住群奸的场面,说不出的变态的快感,我想我是那种人。 

      我敲了敲门,一个穿着大T恤的年轻女人打开门,张强把我迎进屋里,介绍说是那是他的表妹,最近暂时住在他家,他自己去许军那里,我和他表妹客气了几句。 

      张强进去房间里面,我忍不住偷瞟了他表妹几眼,身材不错,两腿修长,光着腿没穿丝袜,有点瘦,样子不差,过了几分钟,她换了一套衣服,灰色的短裙和薄薄的肉白色丝袜,粉蓝色短袖衬衣,我盯着她的丝袜脚,暗想要是黑色的丝袜就完美了。 

      张强走过来说要把她表妹送到楼下的车站顺便买包烟,让我自己招唿自己,张强出去后,我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转,房间很小,有两间,里面大概是卧室。 

      我走到厨房,打算从冰箱里拿点喝的东西,一眼看见卫生间的洗衣机上面有一双丝袜,浅肉色的,应该是张强表妹的,我拿起丝袜,一双连裤的无裆丝袜,脚尖部分有些发棕红色,可能是鞋子有点掉色。 

      我把丝袜脚尖部分贴在鼻子上,一股女人特有的脚香混合着香水味道,我登时兴奋起来,我平时最爱用老婆穿过的丝袜手淫,每次她出差前,我都会藏起几双她还没洗过的丝袜,以备我的需要。 

      如今一个陌生女人的穿过的丝袜就在手里,我实在没法抵挡住这诱惑,我解开裤子关上门,慢慢的把丝袜套在我的鸡巴上,享受着丝袜摩擦龟头的快感,微微发硬的袜尖套在龟头上,我轻轻撸动丝袜,让丝袜继续摩擦我的龟头,鼻子使劲嗅着另一支丝袜袜尖。 

      在双重的刺激之下,我想起昨天光碟里的情景,接着想起我老婆的乳罩和内裤,被张强他们套在鸡巴上玩弄,射满精液,太刺激了,龟头一阵酸麻,精液一泻而出,我慢慢从鸡巴上褪下丝袜,一大陀精液被丝袜袜尖包住,好像用过的安全套。 

      我用丝袜把鸡巴上残留精液擦干净,把丝袜放到洗衣机里,没想到里面还有一双黑色丝袜,我赶紧拿出来塞进裤兜里,回家去慢慢享用,既然张强用我老婆的乳罩手淫,我用用他表妹的丝袜,也算扯平了。这时,我听到开门的声音。 

      我刚走回沙发边,张强就和许军一起进门了,许军先陪我坐在沙发上聊天,“头儿,杨姐什么时候回来,?” 

      许军上了一根烟给我,我想了想:“应该是明天吧,展会明天结束。” 

      这时张强叫我们进去,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,桌子上有台电脑,我刚坐在床上,一看屏幕当时就愣住了,竟然是我刚才在卫生间里用丝袜手淫的画面,我一边手淫一边狂闻丝袜,“什么意思,这是什么意思,你她妈偷拍我!” 

      我一下站起来,“头儿,别上火,坐下。”张强似笑非笑得看着我,许军把我按坐在床上,“我们只是以为你说说,没想到你真有这嗜好,也没想到拍出来效果更好。” 

      我晕了一下,立即有些清醒:“你们想怎么样,不想在公司混了,敢他妈偷拍我。” 

      张强冷笑了一声:“头儿,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有这种行为,恐怕你很难混了。” 


      “到了公安机关就更说不清了,还有物证。”许军指指我的裤兜,原来我藏丝袜的情景也被拍下来了。 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