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春色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做中文讲师的妈妈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19 00:01:44   
    黑人留学生尼克,妈妈叫孟瑶,是东华大学汉学院讲师,主讲中文和中国哲学,大学里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,妈妈很喜欢她的工作。爸爸也在大学工作,在研究所专心学问,是个不解情调的老实人,本来夫妻俩琴瑟和鸣。妈妈调到汉学院后,和留学生接触,视野宽了,渐渐对爸爸冷淡了起来。    我家就住在大学家属院里,夏季日头长,吃完饭爸爸去书房了,妈妈就拉着我散步,校园里池塘林苑星罗棋布,傍晚微风习习。    妈妈有些雍懒,素面没化妆,秀发却梳得很齐,穿一身米黄色碎花旗袍,虽是笈着拖鞋,1 米68的妈妈仍然高佻,浑身丰满圆润,不是那旗袍能包裹得住的,肥美的屁股又圆又大,三角形内裤的花边透出来,时时有男生惊艳的眼光飘过,妈妈只是迎着微风浅笑,那些男生胆子都不大,没人敢和艳妇搭讪。前面绕过桃树林,是一个小篮球场,一个黑乎乎的高塔出现在我们眼帘,是个黑人留学生,差不多1 米9 的个子,精瘦,肌肉疙疙瘩瘩的很发达,头发坚硬卷曲,裹了一个耐克束发带。妈妈喜欢看男生打篮球,驻足看起来。黑人打出一个漂亮的长投,妈妈忍不住叫好,他终于注意到我们,回过头来眨眨眼睛,冲妈妈一笑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和漆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,让人看着很舒服。妈妈大方的招招手。    圆圆的篮球有意无意滚出场界,滚到我们旁边,黑人张开双手摇摆,像坐在海滩上等待渡船的滑稽样子,妈妈扑哧笑出来,弯下腰捡球,篮球很重,妈妈根本扔不回场子里,黑人大步走上来,开朗的说,“ 不好意思,我是太懒了。” 说完忽然无话,对视了片刻,黑人眯起眼角说,“ 其实我是想看看你扔球的样子,一定很美。” “ 谢谢,你中文说得真好,不过,” 妈妈脸有点红,“ 不过有点油嘴滑舌” “ 油嘴滑舌这个成语我没学过,能教教我吗?” “ 能留个名字吗,我叫尼克,是新来的留学生。” “ 怪不得以前没见过你,我叫孟瑶,你很快会再见到我的。” 妈妈神秘的笑笑,屁股一扭,“ 小军,今天散步到此为止,和妈妈回家吧。    奇怪的是回途上妈妈脸上总有一抹红霞,像是晚霞又不是,她还轻轻的哼起来英文歌。    我还想疯玩,妈妈就先回家了,我跑回篮球场,夕阳已经西下,尼克和球友不打了,坐在树丛边喝可乐。我有点好奇,他们也许会评论我的妈妈,跑到后面偷听,果然,尼克说,” 刚才那个妞真不错,有点像你们的影星范冰冰,那么白,那么丰满。看不出来儿子都那么大了。    她叫孟瑶,是汉学院的讲师。她说没错,你很快会再见到她。“ ” 太好了,真庆幸我选择来东华大学深造。“ ” 哈哈,尼克,你别太怀了,她可是有老公儿子的。“ ” 是啊,生过孩子的中国女人,难怪丰满的屁股那么有韵味,我还没交往过呐。“ ” 喂,你已经有三个女人了,还不嫌烦么。“ ” 哈哈,中国女人是地球上最可爱的雌性动物,为什么要烦,而且,她是第一个有夫之妇。“ ” 哎,你们黑人在中国就是吃香,搞得我们都快没女朋友了,对了,我喜欢那个东欧女孩玛丽,什么时候你带我去留学生楼啊。“. ”这个周末就是开学派对,你跟我一起,就能进去,不过,“ 尼克沉吟了以下,” 不过有个条件,你要帮我把孟瑶带来。    她是汉学院的讲师,你直接邀请就行了嘛。“ 呵呵,我想神秘的出现。    不知道尼克是什么意思,他们说别的话题,我也不听了,倒好奇着尼克会怎么样神秘出现呢,妈妈会不会去那么派对呢,周末索性跟踪之旅吧。    黑人留学生尼克当天晚上,家里气氛意外的温馨,说意外是因为妈妈最近都对爸爸都有点漠不关心,可今晚却烤了一个蛋糕,拿出进口红酒,托在精致的楠木盘子上端到爸爸面前。爸爸抬起头,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妻子,除了美酒美食,还穿着粉红色性感睡衣站在他面前,爸爸摘下厚厚的眼镜,揉揉眼袋,似乎还无法相信,干燥的喉咙鼓了鼓,使劲鼓出一句,” 瑶瑶,今天,你,你没事吧。“ 妈妈给爸爸一个妩媚的眼神,扭腰摆臀的关上门,再也不让我看了。只好趴在门板上听。    瑶瑶,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?你,你别这样。” 爸爸几乎是抖着说,我暗笑,爸爸老实,妈妈含蓄,爸爸每每做错事,妈妈不直接发火,而是用各种招数整爸爸,这次爸爸也是这样想。    傻老公,你很久没做错事了,所以奖励你。“ ” 可是,这,这。“ ” 这什么,你总是看书做学问,我们也该享受享受生活了,要不然变成书呆子。“ ” 瑶瑶,你什么时候也买这么性感的睡衣了?“ ” 给你惊喜,来,干杯,然后喂我吃蛋糕。“ ” 哎呀,真笨,奶油都被你抹到人家耳朵上了。“ ” 瑶瑶,对不起,你知道我不能喝酒,一沾就晕“ 你真是白面书生,没豪气,今天不许醉,人家还要那个呢。” “ 那我们就吧。” “ 不要,你先抱着我听着西班牙情歌才有情调。    啊,啊,瑶瑶,你今天好厉害,我快到了。” “ 好老公,再等等,顶人家里面,让我也到。” “ 啊,射了。” 爸爸没能等住妈妈,叹口气,用他的话说,到了。妈妈也轻轻叹口气。    瑶瑶,对不起,我不能喝酒。“ ” 没喝酒不也是?外国人还说红酒能助性呢。“ ” 瑶瑶,要不等我酒劲退了再试试。“ ” 行了,睡觉吧。我累了。“ 卧室里灯灭了,妈妈说她累,可渐渐传来的是爸爸轻轻的鼾声,反而妈妈辗转反侧的,被子和床单一直蟋蟋蔌簌暑假行将结束,新学期要了,妈妈也忙起来。周五下班回来马不停蹄,匆匆做完饭也不吃,看着爸爸说,” 老刘,汉学院办迎新学期派对,学生邀请我去,你让不让啊?“ 爸爸常年伏案,年过30了背有点弯,妈妈就开玩笑叫他老刘。” 学生叫,那就去贝,搞好师生关系对工作也好。“ 爸爸不假思索的说。    新学期我就忙了,不能常在家照顾你和儿子。    嗨,没啥,系里刚打算提名你副教授,努力点也应该,我支持成人你。    老公真好。” 妈妈看爸爸的眼神忽然柔和起来,不知何时已换好了衣服,弯下腰在爸爸脸上亲一口,穿上高跟鞋,踢踢答答的出门了。也不知道慌什么,手机都忘记带。    爸,妈的手机她忘拿了。“ ” 奥,她手机从来不离身的,要不你给送过去,人还没走多远。“ 我刚吃饱懒得动,好奇的找话问,” 爸,有个电视叫手机,你对妈妈的私人手机不好奇吗?“ ” 你个臭小子,“ 爸爸憨实的笑,” 乱开玩笑,我看那干啥,以后不让你看10点以后的电视。“ ” 我还是给我妈送过去吧,她用手机当手表,一会找不着了还得要我跑腿。“ 就这么我优哉游哉出门,目标留学生楼。大学的路我最熟悉,抄近路走到门口,看门的黑脸阿姨却把我拦住了。    谁家的小孩,这是外宾楼,哪能随便进的。” 所谓外宾楼,就是留学生宿舍而已,除了女人,别人要进去都有个黑脸再三盘问,就跟不是中国人的地盘一样,不晓得中国其他大学是否也如此,都是一帮崇洋媚外的校领导定的鸟轨距。我懒得理她,索性走开从后面绕。我知道后院有个小门,锁锈断了,用力能挤开,可是一个小孩的劲又不够,刚巧大老远看见二胖了,二胖是我家邻居,和我同岁,也是一起玩的好朋友,这小子正坐在冰摊前大口享用草莓牛奶冰。    我一推他后背,“真贪吃啊你丫。”二胖回头看是我,笑得很憨厚,“嘿嘿。”    “快吃完,走,跟我去留学生楼玩。”“那不让进啊,我不敢。”“我知道后门,里面奶酪香肠比萨饼,都是外国人吃的好东西。”二胖听我这么一说,抹抹嘴跃跃欲试,我们很快回到留学生楼后门,二胖劲大,我俩合力一挤,铁门铿铿的开了。    进去的片刻,心里冒出做侦探的感觉,很刺激,索性手机先不急着给妈妈,看看他们做什么。“嘘,小声点,别让她发现。”我按住二胖,我俩蹲在大花盆后面,隔着透亮的玻璃窗子,能看到西餐厅里妈妈和几个留学生围坐着,亲切交谈。留学生虽然有男有女,但男多女少,打篮球那小子坐在东欧女孩对面,是唯一一个中国男生,旁边还有几个黑人,不过看不见尼克的影子。    派对的自助餐还没,等他们吃完舞会了,我们就可以混进去。    我对二胖说,他显然对白桌布上精美的食物吸引住了。而吸引我的却是妈妈,她今天穿一身白色连衣裙,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,既有女教师的端庄,又添一分清纯雅丽。说得什么当然是一点也听不见,不过妈妈是谈话的中心。不一会儿,来了好多中国女生,是外语系的,场面热闹起来,舞会和自助餐了,灯光也暗下来,我和二胖终于等到机会,从餐厅厨房的小门绕进派对大厅里。人很多很乱,二胖顾着吃东西,我溜到妈妈沙发后面蹲着,竟然没人注意到我。    舞会的音乐越来越动感,一个巴西人过来邀请妈妈跳舞,那种拉丁风格的舞蹈对体力消耗很大,妈妈虽然累得喘气,但很高兴。她坐回沙发,巴西人也跟过来,“ 孟瑶老师,我们喝红酒吧。” 说着打开一瓶,换来两只干燥杯子,不由分说倒满了,举起来说,“ 老师你刚才问我为什么选择来中国留学,因为我爱中国女孩,每一个都像老师你一样美丽,来,为美丽的中国干杯。” “ 呵呵,谢谢你的赞美,你们巴西人就是这么热情奔放。” 酒杯撞响,妈妈一饮而尽。忽然全场的灯都熄灭了,二胖吓得要喊,我一把捂住他嘴,漆黑一片里,传出主持人的声音,“ 大家不要惊慌,电灯是故意拉断的,现在是今晚第一个游戏,叫酒香识女人。刚才派对里每个女士都喝下了一种红酒,每种红酒都不同,我们的男士要根据女士唇吻上的酒香找到他喜欢的那个人,有一个规定是,在半个小时内,只能跳舞,不能问你是谁。选定之后,两个人要坐到编号的桌子边。开灯后无论对错,两人都是今晚的玩伴,要参加后面的游戏。选对的人当然还有奖励。    所谓喜欢的人,是为了活跃气氛的暧昧说法,派对里经常有这种乱点鸳鸯的游戏,很受欢迎。    音乐响起,正是情人款款跳交易舞的曲子,估计每个男士都预先选定了一个目标,手里持着酒牌,在黑暗中邀请女人跳舞,靠闻香气来识别。这么暧昧的游戏妈妈第一次参加,外国人可不管你是有夫之妇,妈妈也不能回避,似乎能感受上沙发上丰满的臀部紧张得微微颤抖。    静谧的夜色,抒情的音乐,主持人故意酿造男欢女爱的氛围。只能辨认人影,一个男人走过来,正要说话,被另一个人从旁边挤开了,对妈妈说,” 小姐,邀请你跳舞。    妈妈知道游戏规矩,毕竟是有夫之妇,很尴尬,不知道该不该玩这游戏,对不起,我恐怕不适合。“ 男人还想说什么,又被另一个挤开,妈妈仍然拒绝。    和那些青春烂漫的英语系女学生相比,妈妈的人气可是一点也不逊色,好几个男人都在朝妈妈挤。她始终不答应,我想妈妈毕竟是中国女人,都是自己的学生,打开灯真会不好意思。    大家选定了吗,还有五分钟就要开灯了。” 主持人催促。    妈妈似乎是铁定心不选了,男人们无奈离去,一个女孩走过来,轻声说,老师,是你吧。“”啊,你的声音,你是玛丽。“ 妈妈刚一直在和玛丽聊天,能听出来。    呵呵,看人影都围着你又被拒绝,就猜出你是孟瑶老师。” “ 没有啦,我哪有这么受欢迎,再说,我不适合这个游戏。对了玛丽,你的男伴呢?” “ 哎,那些男人都被中国女孩拐跑了,没人选我。” “ 啊,玛丽不要伤心,今天的确是女孩比男孩多。” 就在这时,对场面驾轻就熟的主持人不失时机的宣布,“ 今天是汉学院新学期舞会,本来就是西方的热烈和东方的含蓄两相碰撞,游戏就是要大家放轻松,为了配对速成,还有一条规定,就是打开灯后,孤单的人要为所有的红酒买单。这些陈年红酒,可是很贵的哦。” “ 啊,真的?” 妈妈轻声说。    真的,老师,我可不想买单啊。“ 玛丽说。    哎,看来是没办法了,没想到新学期派对这么多花花道道。” “ 对了,好像没有强调必须是异性配对,本来就女多男少嘛,要不,老师,咱俩一起吧。我的位子在3 号桌,你从门口数第三个就是。” 说完玛丽就先行几步,影子也不见了。妈妈想来想去,孤单着是不好,就算为配合玛丽,去3 好桌吧。借着微弱星光,摸到3 号桌,妈妈坐下来,我当然也跟踪在沙发背面。妈妈正在找玛丽,忽然桌子中央一盏小灯亮了,亮度刚好能看清同桌的人。    啊--,“ 妈妈一吸气,健壮的胸膛,黑亮的皮肤,爽朗的笑容,洁白的牙齿,坐在旁边等她的,是尼克。    尼克凑过脸对妈妈的唇轻轻一吻,” 要遵守游戏规则,总得吻一下心上人的唇边酒香。“ ” 你,怎么突然袭击,还有,玛丽呢,骗我。“ 妈妈被突袭了一下,虽然吻得很轻,但也一副芳心大乱的样子,说话语无伦次。    我知道对一个有丈夫的中国少妇来说,这个游戏很过分,但不求玛丽帮我,孟瑶老师怎么肯坐在我身边。” “ 你,我们甚至才第二次见面。而且,我是你的老师。” “ 没错,上帝让我遇到这么一个美丽迷人的中国老师,第一次我就一见钟情了。” 说着他揽起妈妈的手,妈妈一把甩开,被偷吻的她似乎很生气,这也许是除了爸爸外,第一次被男人吻吧,虽然是偷吻“ 尼克,别这样,我是有丈夫的,你明明知道。这个派对不适合老师,我要回家了。” “ 老师,求求你,如果你走了,开灯后全场的人都会笑话我。” 尼克深情的恳求,妈妈心很软,说要回家也只是气话,怪尼克太轻薄了。    老师,我乖乖的,不会再做无礼的事。“ ” 好吧,可是等开灯了,你要给大家说明,你是把我骗来的。“ 妈妈得理不饶。    终于大厅的灯打开了,尼克第一个站起来说,” 今晚的桂冠属于我,因为我骗到了最美丽的孟瑶老师。“ 说着做出一个鬼脸,大家哄笑一片,妈妈也被他逗笑了,粉拳轻轻槌他。我朝远处看,玛丽和中国男生早配成一对了,其他人各有所属,整个舞会气氛更活跃了。回头看,二胖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,我决定不再偷窥,转出去找二胖。这小子原来躲在厨房偷吃呢。    我说小军你真怪,怎么不和你妈妈说话,躲来躲去的。” “ 你懂啥,对了,你妈呢,你妈也是汉学院的,怎么没来?” “ 我哪知道,她忙贝。    你妈也挺漂亮的,你就不关心她。” “ 听不懂你说什么。不过像这么偷窥,也挺刺激的啊。” “ 二胖,大人的事,你不懂的太多了,以后要多跟我看。” 说着我们除了留学生楼回家了。晚上11点左右妈妈回来了,玩的很开心。我多了个心眼,在她回来之前盗窃了她的手机密码才交给她。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